天府仁寿网 首页 > 文化教育 > 列表

成长,与仁寿这座城一起
2016-07-28 09:15:06   来源:天府仁寿网综合   编辑:admin_ljw   评论:0 点击:

说大不大的仁寿城,见证了我从扎着羊角辫玩泥巴到如今一个人也能背着相机到处探知社会风情,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我有时想远离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久居外地的时候又总想回来看看它是否变了模样。

如今,每当路过街心花园,我总是忍不住想起童年时光。那时候,这座小城一共就两条街,南街和北街,现在被称为老南街和老北街。那时候,街心花园还是一个小山包,有个接地气的名字叫“桃儿山”。夏天晚饭过后,几个小伙伴就一起蹦蹦跳跳去山上玩耍。偷红苕,烤土豆,夜里还能躺在草地上看星空,曾经就觉得那是整个世界。

长大一点,学会偷穿妈妈的高跟鞋,几个小女孩在纱窗门掩盖的一尺三寸地里谈论自己的小秘密。隔壁班上会打篮球的男生总会成为话题的焦点。那时候在这座小城里,喜欢把自行车骑得飞快,只为听裙子随风摆动的声音,喜欢练习把头发拂到耳后的动作,喜欢偷偷把言情小说带进教室,藏在课桌上小心翼翼地翻,喜欢穿上过年的新衣服,红着脸假装没看见心仪的男生。

夜里的回忆是白天川流来往此刻偶经的车,活着时光如水经过你,喜悦与伤痛是命运于社交中当时多嘴的舌,聊遍了所有万千的脸色还是在等一瞬间的心动。后来独自在这里,与父母分居两地,因为年幼莫名的执念不愿外出读书,于是在这里看它高楼渐起,看它条条大路向远方,看它出落成陌生又美丽的样子。

我好像走过它的每个角落,却又说不出那些名字。春来该去飞泉山踏青,夏至该去黑龙滩乘凉,秋临该去看看满山银杏,冬到就窝在17层高楼的客厅里隔着落地窗看日出日落。平凡的生活该如是,犹如走在街上遇到的每个行色匆匆的路人甲,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样的故事,带着什么样的面具,但对于共同生活在小城的人,总有一种格外的好感。

一三在他的民谣里唱过《城市》:“他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头,过着朝九晚五平淡的生活,他的嘴角没有笑容,他有五个不同时间的闹钟。”

后来渐渐长大,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心翼翼的姑娘,而有了更多的怪脾气,不少人也称之为“个性”。刚刚工作时和小伙伴一起,租着房子熬着夜。有时长夜里能笑出声,有时清晨醒来却带着泪,但还好,那些都是过去式。你记得凌晨踩着拖鞋出去补照片吗?你记得在闹市区坐在路边和小贩聊天吗?你记得坐在中巴车颠簸在乡村小路上昏昏欲睡吗?你记得深一脚浅一脚踩在泥泞里只为了选一个好位置拍照吗?你记得那个身患绝症的小姑娘渴望的眼光吗?你记得那个30年如一日照顾患病儿子的母亲温柔的神色吗?你记得那场地震吗?你记得那场洪水吗?那些记忆随着一支笔,一方纸,一个相机,成为永恒的光影。看过太多别人的人生,才觉得不管当初认为多么难熬的过去,都那样波澜不惊,在生活里,至少还算一个幸运儿。拥有知己二三,父母康健,不愁吃穿,如此已该学会珍惜了。

曾经在网上看到一句话,和这个世界交手的许多年,你是否依旧光彩照人,兴致盎然。如今终于敢放胆,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虽然不知将来会在何处,但至少现在,我还在这里,还在和这座小城一起,日复一日迎接着春夏秋冬。

 


这里有最新城市动态!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天府仁寿网(tianfu_rsw)

相关热词搜索:仁寿

上一篇:四川高校一本调档线出炉 仁寿学子们快来看看
下一篇:做你手中的荷

分享到: 收藏